资讯搜索: 高级搜索 热门关键字

您的当前位置:威龙商务网 »  行业资讯 » 贸易 » 商海感悟
牟其中孙宏斌褚时健:牢狱之灾把企业家们变成了什么样?
  时间:2016-11-21 16:51 字体大小: 点击:

文/杨大侠

所有随风而逝的都是属于昨天的,所有经历风雨留下来的才是面向未来的。

——玛格丽特·米切尔《飘》

9月27日,牟其中刑满释放,离开了服刑长达16年的湖北洪山监狱。

当天,其秘书夏宗伟发表了《南德集团理事会关于牟其中先生刑满释放的声明》。声明末尾,夏宗伟写道:我们坚信南德试验(Ⅱ)一定能如期起航。

虽然牟其中未表态,但从“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的暮年壮心可以看出,“南德试验(Ⅱ)”是他东山再起的强烈信号。

类似于牟其中,走出监狱的中国企业家,还有很多。当中,重操旧业者有之,另辟新径者有之,隐退山林者亦有之。他们的续写传奇,抑或就此作罢,让中国的商业丛林,更显色彩斑斓。

褚时健:我想再活10

从“烟王”到“橙王”,褚时健成为这个时代最佳励志样本。

红塔下野、权利剥夺、进入牢狱、女儿自杀、患糖尿病,身体与身外的种种打击,几度让这位老人身心俱疲、悲痛绝望。谁也没想到,在此种种压力与负面之下,褚时健顶着病痛的折磨,硬是将2400亩荒地,开垦成了他的第二个财富帝国。

如今,褚橙种植面积已扩建到接近1.5万亩,产量高达12000吨。就在最近,马云到褚家看望褚时健,并将今年所有的褚橙尽数买下。阔别20年,褚时健再次登临人生巅峰——在他89岁这年。

耄耋的年纪,是褚时健现在最大的困扰。在一次采访中,褚时健一脸的疲态和无奈:“我想把产量继续翻番,但我怕有一天,因为身上的病,我再也起不来。我想再活10年的时间,去实现这个目标。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岁月可以磨圆一个人的棱角,可以染白一个人的青丝,但它永远不能击溃一个人做过的决定。

孙宏斌:我比任何一个人都精彩

挑事者、搅局者、野心家、收购狂魔,这些词加起来,也不足以概括孙宏斌之万一。

从普通员工到“分裂联想”,从位列高阶到锒铛入狱,两年时间里,孙宏斌的风云事迹,胜过了多少人一生的传奇。这个愧对柳传志的阶下囚,在出狱之后,联想仍不计前嫌借给他50万开办顺驰地产公司。

有一种人,他们目空四海、乾纲独断,他们得罪所有人。人们对其恨得咬牙切齿,但在他们落难的时候,人们会主动而非同情地帮助他们,因为他们生来就不安分,注定会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果然,出狱后的孙宏斌,跑马圈地,开疆扩土,叫板王石,勇斗卓达,把竞争对手一个个往死里整。人们都觉得他疯了,这个疯子,在2004年将顺驰销售额做到百亿,成为当时地产界的传奇。

如今,孙宏斌掌管的融创,成为国内扛鼎的地产开发商。9月18日晚,融创和联想联合发布,融创以137.88亿收购联想控股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时隔20多年,孙宏斌终于将“分裂联想”的传言板上钉钉。

多年前,孙宏斌说过一句话:有的人比我企业做得好,有的人比我财富多,但是我觉得我比任何一个人都精彩。这一生,我一点都不后悔。

牢狱可以关住一个人,但它永远无法关住一个人跃动不止的心。当这个人获得自由,世界必然天翻地覆。

黄宏生:生命的意义让人度过痛苦和灾难

在多数人心中,黄宏生绝非一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他吝啬、抠门、好猜忌、贪念重。

这种看法,实为断章取义。他吝啬,是因为创立创维初期,手上并无多少资金,他不容有半点差池;猜忌,则是在陆强华“带兵出走”后,创维元气大伤,他必须确定高管同袍忠心耿耿;贪念重则是真的,若非贪图5000多万港元,他也不会坐牢。但平心而论,贪嗔痴妄,谁又不沾染几分?自私,本就是人与生俱来的基因。

出狱后,黄宏生的猜忌心仍未消减,即便对曾经为创维立下汗马功劳的张学斌,照样不留情面;但他也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只会夸夸其谈、从不深入分析企业安危的黄宏生,他开始审时度势,解读中国商业风尚的走向。2011年,抛售创维股份、跨界成立创源天地投资、收购金龙新能源汽车,就是他对未来商业试错的切口。

这场试错长达5年,漫长的等待终于验证了他的正确判断:2015年,金龙汽车以8796台产量、近55亿元收入,位居行业第二;另一方面,黄宏生仍是创维最大股东。这个“吝啬”、“自私”、“疑心重”的生意人,将人们的争议、菲薄,活成了前所未有的精彩。

出狱之后,黄宏生一直认为:寻找天命的终极目标是寻找生命的意义与使命,生命的意义让人度过痛苦和灾难。

铁窗之下,只能囚禁一个人的身体和视野,并不能阻止这个人内心的抗争与绽放。

兰世立:商人跟政府走太近就成黄光裕,太远成曾成杰

兰世立最具传奇的身份,是作为监狱的常客:从2009年到2010年,他先后四次入狱;而最近,他即将第五次入狱。

从东星与融众发生关系那天开始,霉运就如影随形地笼罩兰世立:一方面,兰世立对谢小青的控告节节败诉,他成为狱中头号监视对象;另一方面,东星集团迅速垮台,80%的资产无故蒸发。

而他的绝笔留书、呐喊呼救,又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员工尽数离他而去,外界的媒体、商界、朋友,都成为过路看客。在所有人心中,兰世立如同臭名昭著的过街老鼠,他的阵痛,成为众人的喜闻乐见。

出狱后的兰世立,如同换了一个人,或许是经历了狱中不为人知的生活,或许是看透了世态凉薄的人情,他变得异常低调。只不过,一个曾经呼风唤雨的商界人物,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在低谷后的东山再起。兰世立称:几个朋友无偿支助他亿级资金,由他发展旅游业;截止去年,新公司已有上百亿资产。

然而,他自造的泡沫迅速破灭:今年7月,一名投资人控告兰世立骗了他3个亿。警方正准备拘捕兰世立时,他早已连夜偷渡。只不过,霉运还是不肯放过他:在他未抵达新加坡之前,当地警方早已坐镇以待;此外,在9月7日的二次审判中,局势开始扭转:谢小青准备起诉兰世立。多项材料证明,如果起诉成立,兰世立将永无翻身之日。

去年初,兰世立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说道:中国的商人不能跟政府走的太近,也不能走的太远。太近就成黄光裕,太远成曾成杰。

兰世立的有趣之处在于:他在入狱之前是“黄光裕”,出狱后的所作所为,则让他变成了“曾成杰”。

管金生: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以一己之力,在一天之内改变一个群体的命运,留下的不管是美誉还是骂名,这个人都将被世人铭记。

“三二七”事件,让万国债券从浮亏60亿直接变成盈利42亿,也让管金生套上“行贿”的莫须有罪名,入狱17年。此事件被迅速搬上电视台告知天下。在入狱前夕,诸多老朋友对管金生视而不见,形同陌路。想来这位“中国证券教父”在监狱的日子,应是孤独而痛心吧。

管金生不同于之前任何一名入狱企业家。他不粗暴,不野蛮,他经营商业的事,做的是文人的梦。他理性、自省,每一个行动的前后,都有一套逻辑严密的思想布局。只不过“三二七”事件的狂澜,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唯一的错,是“在其位,谋其政”,他说:“我错在缺少政治智慧”,他身不由己。

文人不同于纯商人,他们有个特点:某件事、某个职务,要么别让他得到,要么别让他失去,否则留给他的,只有心灰意冷。出狱后的管金生亦是如此,他选择淡出公众视野,他选择“有尊严地活着”。入狱的污点,成为他的终生包袱。

而最近,管金生又要回归了。今年9月18日,管金生带着他的新公司——九颂山河——借助股权投资基金归来。他认为,股权投资时代已经到来。或许在他的思想中,在资本市场中欠下的债,唯有回到资本市场里去偿。

在去年的一次旧部见面会上,管金生在发言末尾,赋了一首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白马曾骑踏海潮,由来吴地说前朝。眼前多少不平事,愿与将军借宝刀”,这首唐寅的绝句,或许是对管金生最好的诠释。

来源:看商界

投稿 分享到新浪微博

商务网官方微信
  • 下一篇:Cinnabon的卡特·科尔:品味成功的甜蜜  [2015-03-10 10:03:11]
  •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验证码:
    评论内容:
    请注意:
    1.经营许可证编号: 鲁ICP证030023
    2.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3.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4.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威龙商务网新闻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6.您在威龙商务网行业资讯发表的作品,威龙商务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7.参与新闻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免责声明:

    • 除注明“来源:威龙行业资讯”以外的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536-823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