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高级搜索 热门关键字

您的当前位置:威龙商务网 »  行业资讯 » 创业 » 80后创业
九城CEO朱骏:是老板也是演员
  时间:2015-03-25 11:12 字体大小: 点击:
脚踏足球与网游两条船的朱骏,也许恰恰就是这样一个外人眼中的“狂人”,如今二次创业的他又放话道:“我一回来,大佬们又要倒霉了。”

不仅仅是插手指挥球队的比赛,在2008年的荷兰鹿特丹港口杯与利物浦的比赛中,朱骏更身披10号球衣腆着肚子奔跑了五分钟。

朱骏,从来没让公众的耳朵消停过。

当他颇富喜剧感的沙哑嗓音开腔时,自然有一股勾摄谈话对手的劲道。不久前,这位网游公司九城的创始人和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的拥有者,放话道:“我一回来,大佬们又要倒霉了。”

“巨人”方面则放言:“现在谁还把九城当竞争对手?”其实,截至六月底,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大跌,网游板块出现破发或濒临破发境地,盛大游戏、巨人网络均在其列。

和记者约谈的这个上午,朱骏踏进办公室,例行公事地扫了一眼股市牌价,轻嘘了口气:“我们最坚挺嘛,我们已经跌到底了”,并无尴尬之色。

待他一开腔,六人间会议室的任何一个角度都难避其锋芒,直侃得身边的副总连连递眼色,他才会像触到禁令般会意收声。

《足球报》评论员李承鹏曾经这样看他:“有时候觉得朱骏是中国足球圈里最坚强的人,有时候觉得他是最脆弱的人,有时候他真像一个阔绰的董事长,有时候他的行为却又像一个民营臭豆腐厂的小股东,有时候会认为他的纯情看上去好假,有时候会觉得这种假正说明他仍然纯情。”

上海历来有养儿不经商的说法,但上学时为赚零花钱蹬过三轮车的朱骏,现在已是名声在外的上海滩老板。他怪招频出,现如今,又扬言要收购利物浦的朱骏,被很多人称为“模子”。在上海话中,意谓言出必行,办事有腔调。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朱骏的信誓旦旦,不过是瞒天过海,一介“滑头”而已。

有招,无招

自从英国《独立报》披露朱骏要出资收购英超豪门之一利物浦俱乐部的消息,民间的想象力迅即点燃。

“朱骏是模子!”有网友迫不及待地吼出

口号,似乎压抑在城市私人空间的狭小想象被上升到共同的高度。“在人格化的环境里,需要精神领袖,而在中国足球圈,这个人就是我。”朱骏颇有一副顾盼自雄的神气。

“欧亚大陆红蓝大军合为一支,利物浦攻欧陆,申花攻亚洲。”这种“汉朝战罗马”式的狂妄,在朱骏签下马拉多纳,聘其为九城足球类网页游戏形象代言人之后,想象空间更被无限拓宽。

朱骏对这些说法一笑置之。“要知道,英超是全世界最好的平台,穿上红舞鞋,舞破始下来。”若能站上英超的平台,单论影响力,就上了不止一个档次。那这无疑将是2007年朱骏成功“忽悠”到EA(艺电游戏公司)1.67亿美元融资之后,对商业合作想象力的又一次伟大突破。

但更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钱从何来?朱骏并不讳言资本运作,他在微博上说:开一家擦鞋铺比买下价值20亿美元的公司,所需的现金更多。因为买一家擦鞋铺,如果开价3000美元,你就得付3000美元;但如果这是一家大公司,你不仅不必筹足现金,甚至不必看到现金。

既然要喝英超的奶,“又为什么要养头牛呢,每个人都需要牛奶。”朱骏的笑声沙哑,甚至略带粗野。

法国哲学家加缪曾经说过:比沉默更可靠的,是尽可能地说话。这种说法可以近似地理解为:一个经过伪装的现场,会留下更多真实的线索。尽管它们看起来破碎,不连贯,千人千面。

朱骏在舆论面前表现“滑头”,是否为了追求这一效果,谁也说不清。但事实是,在媒体一再求证下,他表态:“对收购利物浦一事,一个字也不能说”。

这股欲盖弥彰、欲言又止的味道,和朱骏直肠子式的梦想蓝图形成鲜明反差,让各种“阴谋论”环绕在他的左右。

面对这个绕不开的话题,朱骏干脆在记者面前摊开纸,几笔勾勒出一个模型:假设收购一个三亿英镑的公司。

“哈,不说英镑,就美金,人民币也可以,”他狡黠地一笑,“如果公司的债权百分之百属于银行,那只要一个proposal(提案),保证每年的投入产生盈利,再还银行千万的利息,就成了。”和美国人收购曼联一样简单,“有钱,有计划,说两句好听的就OK”。

这样的假设显然更像是要宣布一个公开的秘密,以混淆存在的前提。盛大CEO谭群钊,曾接到朱骏打来的电话:“要不要入股利物浦?”谭愣了一下:“利物浦?是哪家出的游戏?”

他的这些招数很容易让人认为仅仅是摆噱头。而在曾经担任九城北京市场总监的李渝看来:“朱骏不但擅长腾挪转移,而且细致,精打细算,绝对不是大剌剌的媒体形象。”

是老板也是演员

在失去魔兽以前,九城的净利润从2006年的3.125亿元增长到2008年的6.932亿元,三年内翻了一番还多。也是在2006年,朱骏出资3000万收购了上海联城俱乐部,进而在2007年促成“联申合并”,成为申花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

但是,朱骏在申花的屁股坐得并不牢靠。

三年内没有为球队带来一座冠军奖杯,朱骏一直是当地舆论的众矢之的。《东方体育日报》一系列“望闻问切申花”的文章更是抓着朱骏越权指挥球队等“罪名”不放。

朱骏偏要冒天下之大不讳,在2008年的荷兰鹿特丹港口杯与利物浦的比赛中达到了巅峰。身披10号的朱骏,在这场“豪门对决”中,腆着肚子奔跑了五分钟,还引来英国《卫报》的调侃。

他随即找来七份报纸,发现其中四份批评,三份支持,几乎验证了他对这短短“五分钟绿茵秀”的预期效果。“遇到新鲜事物,人们自然会有抵触情绪,但是没必要害怕,退却。从抵触,再到喜欢,有一个过程。”

也许正是基于对舆论有这样的评判,支撑了朱骏在申花前三年的满城口水时站立不倒,也暗示着他能够挺过自去年以来的“魔兽”风波。

去年11月,九城在纳斯达克的股价萎缩到了七分之一,而申花队在当年联赛夺冠的希望也愈发渺茫。就在足球和网游两头都陷入困境之际,《东方体育日报》爆出朱骏“拖欠申花康桥基地水电费”。

在舆论活灵活现的热议中,朱骏只身独闯报社,抓起茶盏烟缸,怒向记者,闹出了所谓“踢馆”事件。网络流传版本,他更是“披黑风衣,系白围巾,自我感觉是抢占码头的许文强”。

事实上,当天朱骏来到报社楼下,按要求填写了会客单,上楼进入会议室前也记得敲了敲门。后来双方话不投机,才演变为一场“冲击宣传部门”的闹剧。

《东体》的记者李冰说:“朱骏其实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把所有问题的矛头指向他,也有失偏颇。但是,也不排除朱骏这么做是要转移目标。”

“你再琢磨琢磨申花的队服,今年由传统的蓝色改成红蓝双色,难道不是早有红军、蓝军合而为一的先兆?”一位申花人士的解读让人咋舌。

“后辈干掉前辈”

“只有在互联网行业,永远是后辈干掉前辈。”这或许不是朱骏当初涉足网游的必要条件,但如今脚踏网游、足球两条船的“朱老板”,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却另有一股解气的意味。

这三年,他在网游行业经历了大起大落,就像是为了应验他和陈天桥、史玉柱(博客)等几位大佬围坐一圈时所说的话:“网络游戏就是在我们这几人中各领风骚两三年。”

而接手申花俱乐部进入第四年,朱骏开始有了点“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甩开了过去三年的包袱。

前申花俱乐部总经理周军回忆,经营乙级队时,朱骏有两个梦想:一是三年后能够接手上海的名片——申花足球俱乐部,二是像当时如日中天的大连足球“总舵主”徐明一样,成为对中国足球有影响力的人物。

但接手申花三年,朱骏被认为“只占有了申花的身体,没有得到申花的灵魂”,这支曾浸淫了上海官场、商界、足坛诸多“大佬”印迹的球队,在上海滩的雄厚根基是不容朱骏这样一个“出身低微”的商人轻易上下其手的。

为了迎合球迷的意愿,他把申花的主场迁回了虹口足球场,甚至一度传言要更名为“圣鲁迅公园球场”,活脱脱英超“圣詹姆斯公园球场”的翻版,最终却在“让上海人的崇洋媚外现形”这一声讨中不了了之。

“大家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只是有些事,当初没有摸清底细。”回过头来,朱骏如此自我开脱。至于干预球队的比赛指挥、取消青训梯队建制等,在外界看来“违反足球运动规律”的做法,他则自有一本账。

“中国没人懂足球,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中国足球过去积累的所谓经验教训,他认为只是失败的经验。

在他眼里,足球就是各国执行国际足联的统一规则,而在中国,则实行“我的地盘我做主”。按照FIFA的规则,球员和俱乐部的利益纠纷,可以上诉到国际足联。在国内,却有“大局为重”等一套限制。

“体育局和足球俱乐部的关系,就好比证监会参股上市公司。虽然体育局参股足球俱乐部,但足协属于国家体育总局管理,两者之间的关系,自然受人质疑,公信力下降了,就搞不上去。”

洞察这些深层问题的,朱骏并非第一人。早在五年前,徐明就曾造就了轰动一时的“七君子”事件,险些成功鼓动多家俱乐部玩自己的职业联赛。如今提到这段往事,朱骏审慎地说:“这不可以,他们的下场不已经看到了吗?”

当年曾为徐明摇旗呐喊的《足球报》记者李承鹏说:“朱骏这人有理想,聪明,可是格局太小。”

朱骏担心与“改革者”的名头沾边,他的所作所为却为他带来一个“搅局者”的诨号。无论是2008年中超联赛22轮发生的“洗牌门”,继之发起“阻击国安”的口号;还是今年初利用“阴阳合同”限制球员的“欠薪门”,规则漏洞成了朱骏发挥想象力的最佳场所。

其实,他本可以更理直气壮,而不仅是口无遮拦。对大牌球员动辄三五百万年薪的行规,朱骏不买账,甚至说“对付IT精英和足球队,完全是不一样的玩法”。今年,通过球员的流动,甩卖了几位队内的大牌球员,朱骏的“奖惩工资”制度在申花得以确立,足协多年来打着“限薪令”旗号试图解决的这一痼疾,被朱骏用市场手段轻松化解。

“搞的就是影响力”

如今,为申花请来克罗地亚名帅布拉泽维奇后,朱骏的放权,可以看做他对自己理论的一次兑现:“照理来说,应该捧球员,问题是我们不能照搬,在中国这个情况下要差异化经营。但捧老板是不对的,等我们出成绩的时候,应该捧球员和教练。”

没让朱骏失望的是,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结束,老帅带领着一帮“青年军”领跑中超。而朱骏一直视为价值平台的申花也终于“开花”,在三年投入1.5亿后,中国移动最近找上门,申花球员开始代言其手机电视产品,这让他尝到了投资足球的甜头。于是,他放言:“足球就是要马上见分晓,中国足球要是开了窍,按合理的规则办事,4年就能上去。”

而对于赖以起家的网游,在今年5月,九城不再续聘明星经理人陈晓薇担任总裁后,朱骏甚至对外表示“从今往后将不再聘用九城总裁”。

目前,正处在二次创业阶段的朱骏,在同行看来“终到了按常理出牌的时候”。但朱骏闻言,暴跳地说:“按常理出牌,我玩不来。”

无论网游,还是足球,甚至最初的GameNow网络社区,朱骏都自认做的是平台。“就像FIFA做世界杯这个平台,三十二强就是三十二种口味,我们搞足球,今天学西班牙明天学德国,永远跟在别人后面。我们是要搞出两三百种口味,随人挑。”

想象力,是朱骏引以自傲的资本。不管是当初为了从暴雪手中取得“魔兽”的中国代理权,不惜在每个九城员工的T恤上烙印“50万的日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的许诺;还是今年世界杯前,签下马拉多纳代言网页足球游戏“热血球球”,都是他的成功案例。

但是,“光有想象力,如果在技术上无法实现,那也是空谈。”朱骏曾试图联手泰国前总理他信,与英超曼城展开合作项目,但胎死腹中。而在网游领域,九城也因开发能力欠缺受到同行诟病。

尽管嘴上不肯承认“并不是很懂技术”,但朱骏谈起新注资2000万美元的前魔兽研发团队Red5,一下眉飞色舞。在他看来,一旦有人搞定专业方面问题,他就能腾身“搞我的影响力”。

虽然自认只是“商人”而非企业家,也断然承认所追求的“就是钱”,但他却认为生意场上到头来拼的是一个价值观。至于那是什么,他暂时还无暇顾及。

“圣人是靠结果来支撑的。”这也是朱骏一直在孜孜以求的。裱在镜框里的“第一桶金”,是他上大学时贩卖T恤衫挣来的一百五十元,似乎也是这个穷过来的上海滩老板的“图腾”。

商务网官方微信
  • 下一篇:农大硕士女孩葡萄籽榨油创业 300万变2000万   [2015-02-05 13:02:54]
  •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验证码:
    评论内容:
    请注意:
    1.经营许可证编号: 鲁ICP证030023
    2.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3.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4.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威龙商务网新闻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6.您在威龙商务网行业资讯发表的作品,威龙商务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7.参与新闻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免责声明:

    • 除注明“来源:威龙行业资讯”以外的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536-8230363